他有一双首选鞋子€€€€耐克

搜索编辑:中国服装圈 文章来源:鞋业教授

耐克集团的代工厂在42个国家聘用了102万名工人,仅从事耐克鞋生产的员工就超过49万人。如今,这一庞大组织正因生产自动化而面对抉择。

作为一名劲头十足的马拉松运动员,诺克斯€€鲁宾逊一年可能要穿坏十几双鞋子。不过,在比赛时,他有一双首选鞋子€€€€耐克
Flyknit Racer跑步鞋。

对许多运动员而言,这种特殊设计的针织鞋面打造了一款更加无缝、服帖的鞋子,其他品牌几乎没有能与之匹敌的产品。

自2012年首次面世以来,Flyknit
Racer跑步鞋就被视为一项技术突破。这款鞋是使用一种特殊的针织机生产出来的,消耗的人力和材料比大多数跑步鞋都要少。

但现在,这种材料已成为一场更激进实验的基础€€€€这场实验具有颠覆运动装与休闲装行业、加快一项重要全球化趋势的潜能。

自2015年以来,耐克便一直与高科技制造公司Flex€€€€该公司更知名的身份是Fitbit活动追踪器和联想服务器的生产者€€€€合作,在原本劳动力密集的制鞋工序中引入了更大的自动化要素。

Flex的墨西哥工厂已成为耐克最重要的工厂之一,不但占公司总产量的比重不断提高,而且负责将要在耐克基础供应商中推广的一连串创新,比如激光切割和自动涂胶。

对耐克而言,提高自动化程度有两种巨大的吸引力。

自动化可以降低成本,从而大幅提高利润率。自动化也将让耐克能更快地推出新设计,以更高价格卖给变幻无常、追求时尚的顾客。一双不带Flyknit鞋面的耐克Roshe鞋售价75美元,带Flyknit鞋面的鞋则价格高达130美元。

“我们正一起实现制鞋业的现代化。”Flex首席财务官克里斯€€科利尔今年在谈起该公司与耐克的关系时说,“这对我们而言是一种长期的、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关系,不是以几年来算,而是以数十年来算的。”

与Flex的合作也对广阔得多的范围产生了震荡。过去20年,耐克成为了向发展中国家外包生产线的先锋之一。在那里,耐克一直被谴责不当对待劳工,比如使用童工。

然而,这些国家中的许多人如今担心,自动化将让他们丧失实现工业化的机会。

如果耐克继续提高自动化程度,并最终削减在亚洲的产量,那么该公司将发现自己处于一场不同的政治争议的前沿。

耐克表示,销量增大将允许其在保留现有劳动力的同时,接受更大的自动化。

但耐克是全球最大的跨国企业之一,从事耐克鞋生产工作的生产线员工超过49.3万人,分布在15个国家里。就整个集团的产品而言,耐克的代工厂在42个国家里聘用了102万名工人。

“如今,亚洲曾经非常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也不再那么低了,除非你去非洲或其他什么地方……长期以来,到底该迁到成本超低的地方还是提高自动化程度,这种选择的压力一直在增大。”他说,“目前已到了人们更认真地考虑自动化的时点。”

耐克提高自动化程度的潜在好处非常大。据花旗银行的分析师估计,通过使用Flex生产工序来生产耐克最畅销系列之一2017
Air Max鞋,劳动力成本将减少50%,材料成本将减少20%。

分析师吉姆€€苏瓦和凯特€€麦克沙恩表示,这将相当于把毛利率提高12.5个百分点,至55.5%。

据花旗银行的估算,如果Flex将生产耐克北美鞋类销售量的30%,那么耐克可以节省价值4亿美元的劳动力和材料成本,相当于每股收益提高5%。

如果耐克成功了,我们可能看到未来会有更大的空间。”

引入自动化的推动力并非仅仅来自成本:这也是为了跟上消费者的脚步。总体来看,目前最成功的零售商是那些不断推出新产品、满足消费者不断变化的品位和购物习惯的商家。

但是,由于鞋类更复杂的生产工序,各公司迟迟没有把鞋类跟所谓“快时尚”趋势联系到一起€€€€起码到目前为止是这样。

随着超过100万双耐克鞋在瓜达拉哈拉工厂生产,Flex另一位高管迈克€€丹尼森表示,它正在用比你在亚洲见到的“少得多的工人完全重塑”该行业。

传统制鞋工艺需要多达10种尺码的200个不同部件,通常需要手工切割和粘合在一起。Flex正在开发的新制造过程引入了一度被视为不可能的两个想法:粘合过程自动化以及用激光切割Flyknit材料。

制鞋业的交付期曾经达数月之久:Flex承诺帮助耐克加快交付,一双定制运动鞋可以在三到四周内交付。

然而,对过去20年一直在一些国家开展业务的耐克等公司而言,如今这种做法在这些国家导致了新的政治问题。耐克有可能被指责剥夺了亚洲工人的就业岗位€€€€过去它被指责不当对待的正是这些工人。

耐克在过去5年里将其供应链中的工厂减少了近200家,以聚焦于数量更少的“优质长期合作关系”。

国际劳工组织估计,在今后10年或者20年,柬埔寨、印尼、菲律宾、泰国和越南大约有56%就业岗位很有可能被自动化取代,服装和鞋类制造业岗位首当其冲。耐克逾75%的鞋履生产线工人在越南、印尼和中国工作。

耐克表示,如果销售继续增长,供应链上的就业岗位就不会减少。耐克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埃里克€€斯普朗克表示:“我们的使命当然是在产品制造方式中引入更多的自动化和创新。”

他说:“我们没有避讳这种做法会影响整体劳动力的事实。但我们预计不会有任何工人失业。我们在主要供货地将需要的制造业岗位还是一样多。”

然而,斯普朗克说,由于耐克打算追求增加本地区制造,将工厂放在更靠近其北美关键客户的地方,“某些国家将会看到劳动力总量发生变化”。他还说,“我们将需要我们的制造基地更加灵活。”

WRC执行总监斯科特€€诺瓦补充称,反对自动化并不明智,因为生产率提高应该有益于所有人。

他说:“当只有一小部分人口享受自动化程度提高带来的益处的时候,那就是个问题。在过去20年里,生产率提高带来的大部分经济益处的获得者是公司的股东和高管,而不是全部人口。”

海澜之家一口气收购两家海外公司,海外之路好走么

共享租衣倒闭?国产ZARA 拉夏贝尔曾战略投资

山东如意集团1650万美金收购Bagir多数股权

破亿只需几十秒,补漏却要花一年,回暖还是泡沫

中国区域间消费分化,背后推手:人口vs购买力

20万+曝光量广告位:位置你来定

同步搜索:网易新闻、腾讯新闻、天天快报、知乎、百度新闻、一点资讯、搜狐、界面、今日头条、亿邦动力、中国品牌服装网、中国服装网专栏、MIC、CHIC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