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真的坐上一辆小马车

三月底我受法国娇兰的邀请去巴黎,待了一周,手机里断断续续记录了一些小片段,但后面又辗转去了三四座城市,始终没有停下来。拖了一个多月,终于开始动笔,写一写这座世界公认的浪漫之都。

我有一个习惯,每次出发去一座城市之前,都会在飞机上提前看一部发生在那里的电影。因此伍迪艾伦自然而然成为了我的飞行电影首选。

午夜巴黎是整个“城市宣传”系列里我最喜欢的一部,它讲了一个轻松简单的“穿越”故事,一对即将完婚的美国couple来巴黎度假,男主是怀旧派的写作者,比较愤世嫉俗,憧憬五十年代–与海明威、菲茨杰拉德、艾略特、达利们坐在左岸咖啡馆抽烟闲聊的“黄金时代”。

结果就在某个醉醺醺的巴黎午夜,他真的坐上一辆小马车,驶入了闪闪发光的20年代,跻身让€€考克托之夜宴,成为葛楚德€€斯泰因之座上宾,和海明威聊文学、和达利聊艺术,还与毕加索的美艳情妇发展些暧昧关系。

–真的很嗨,完全代入我本人。好比我坐着一辆马车停在张爱玲上海的公寓门口,她跟我说,今天的唇膏很适合你,但是衣服还不够艳,让我帮你挑一件。大概也会噙着泪,忍住内心的狂喜吧。

当然这部片子主旨还是很伍迪艾伦式讽刺,但遇到巴黎,刻薄老头也含情脉脉起来了–虽然嘲笑了这帮只知怀旧、不着眼当下的臭文青,但结尾依然给了你爱的希望:错过了玛丽昂€€歌迪亚,还能遇到蕾雅€€赛杜。毕竟这里是巴黎,爱情随时随地都在发生。

这座桥我也来来回回走过四五次了,什么都没发生,倒是遇到三十对婚纱摄影 :

卢浮宫上的弹唱歌手和各种表演艺人

3,娇兰之家

澳门新葡网站,坐落在香榭丽舍大街的娇兰之家,任何人进来都会惊呼一声wow,这栋楼本身就属于娇兰家族,也是娇兰老先生生前的住所,拥有百年历史,像一座小小的殿堂,满眼闪耀金光的香水瓶,相互折射,整栋楼都仿佛被金光所笼罩–是old
money特有的光环了。

在巴黎的娇兰之家,可以看到最原始的重量级香水–从帝王之水、午夜飞行、一千零一夜到蝴蝶夫人,每一个都贯穿着娇兰先生和当时代闪闪发光的名流巨星之间的故事。娇兰的香水收藏,本身就可以当成艺术品。

对香水知识稍有了解的人可能知道,Guerlain真正意义上奠定了现代的香水体系–现代香水的浓度分级、人工香精的使用,都是法国娇兰开创的历史先河。而且她的香不偏不倚,有一种结构精巧的平衡感。

我在巴黎之家买了homme精品系列的木质香,男朋友闻到之后,惊了好几秒,从没遇到过如此讨巧、轻盈又夏日气息的木调香,完全打破了性别界限。她不走小众香氛出其不意的怪招,就那么温温雅雅,不多也不少,但是很能融化人心。

娇兰的香氛细分到内衣、睡衣和枕头上都有所不同–就像之前在当我们说“生活方式”,我们在改变些什么?里说的一样,法国人可以找出一万个需要香薰的时刻,用香是和吃饭、睡觉一样必需的存在。

下图这个看起来略显朴实的房间还原了娇兰先生原先的公寓。之所以想特别展现给大家看,因为第一次体会到old
money对“奢侈”的定义:桌子表面是整块的鳄鱼皮,没有任何遮掩,污渍也很明显;所有家具都是最上等的原木,不刷漆不做任何维护。

因为在他们看来,昂贵的东西也该随它去,小心翼翼地在乎就不是real
luxury–想到了把铂金包随手扔的Jane
birkin。法国人啊,真有自己的一套体系……

娇兰之家的另一侧有他们的SPA会所,保留了欧洲上世纪初的沙龙风格,奇妙的是,休息室有一整排浩浩荡荡悬挂的兰花。真实的兰花!我爱不释手的兰花面霜有一部分就来自这个小花圃?

给我做SPA的是一位气质极好清瘦的老奶奶,全程法语,我们俩鸡同鸭讲,也共处了一两个小时。印象深刻的是,每一个步骤之前,她都会喷一次不同的香薰。

真的,一趟巴黎之行,颠覆了我对“精致”二字的认知。在这件事上,山外有山,天外有天,巴黎就是山峰和天际。

4, 娇兰Party

我们的全球博主大派对并没有在奢华绮丽的酒店举行,反而选了玛黑区一个很raw的“仓库”。事先我们也不知道,各自穿着长礼服,坐黑色大奔冷艳出场–假装女明星派头,结果下车要先排队入场!

里面更像夜店,非常chill,随便玩儿↓

穿了十厘米高跟鞋的我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现场并没有座位,只有无穷无尽的酒和音乐……由于现场为数不多的椅子是化妆椅,屁股一沾上椅子,就会有化妆师冲过来替你补妆。呵,你们猜我整晚画了几次妆?

化妆师都蛮French
style,上手很随性,一边抹腮红一边喝香槟跳舞。要嗨一起嗨,要疯一起疯。

又见到Oliver了!

当晚的主角是Rouge G,我还拿到了特别刻字的外壳版本,和我的衣服刚好搭配。

嘿嘿,回到酒店,就拿到了全套礼盒

5, 奥赛博物馆

巴黎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实在很多,那天刚好在左岸散步,就买了奥赛博物馆的门票。巴黎三大博物馆卢浮宫、奥赛和蓬皮杜可以顺着艺术发展史来看,前者是古典艺术,后者是现当代艺术,奥赛刚好是一个过渡时期–非常多印象派画家的作品。

在奥赛博物馆的门口拍了下这张,觉得也很像一幅画↓

在奥赛博物馆的顶楼遇到一位银发老太太,被朋友抓拍到背影,说:嚯,撞款了。和未来的自己提前相遇。

我向来最爱逛博物馆纪念品店,在奥赛博物馆买了很多喜欢的名画冰箱贴。

从奥赛出来,躺在草坪上晒太阳

说来也奇怪,从巴黎回来之后,有好几次梦到了她。夸张,不过是出了一趟差,哪里就到了朝思暮想的地步?梦的大意基本是这样的,有不明力量在暗地追杀我,每天都过得很吃力,只要能顺利到达巴黎,就可以摆脱一切。于是我在梦里向着巴黎前进,靠近一点就希望多一点。

这不是crush是什么?我以前说,“可能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一个理想的乌托邦,承载着所有关于美好的记忆和想象,是内心最柔软的角落,永远是童话镇,是胸口的朱砂痣,是床前的白月光。爱一座城,可比爱一个人要更为盛大、持久、壮阔和深沉得多了。”

巴黎是第一眼就动心的艳遇。

P.s.
我还特地为巴黎之行剪了个Vlog,放在次条了,有时间有流量的话,可以随便看看。


微博:刘筱bamboo

INS:liuxiaobamboo

最近你可能错过的:

四月读书笔记 | 你不觉得她很适合匆忙奔跑过一个灿烂的星空吗?

购物心得 | 乍暖还寒时候,最宜买裳